动漫网游成评书作品新来源

《火影忍者》《海贼王》《魔兽世界》

业内人士称题材创新值得肯定版权问题难解决

说起评书这种历经千年的民间曲艺形式,关心它的人往往想到的是田连元、单田芳等评书四大名家的作品,比如袁阔成的《三国演义》《烈火金刚》,刘兰芳的《岳飞传》《红楼梦》,田连元的《隋唐演义》《水浒传》,单田芳的《童林传》《大明英烈传》但这些评书作品的创作年代都已与如今相距久远。

是什么阻碍了评书的发展?是评书的创作遇到瓶颈还是另有原因?记者通过采访发现,一些说书者已开始在内容上进行新尝试。

评书题材创新,

取材日本动漫

岸本齐史写奇书,火影忍者世所无;漫画亦有惊人处,令人笑来令人哭。

2015年初,评书演员王玥波在某家视频网站上说起了评书《火影忍者》。记者看到该视频下面的评论大部分是差评。

记者近日多次致电王玥波,王玥波表示自己因为身体不适,所以不便接受采访。而《火影忍者》的评书策划者中,有一位是天津曲艺家陈士和的再传弟子谢岩。谢岩曾表示,甭管是赞是贬,一个新东西出来有人关注总是好的,怕的就是无声无息。在评书作品的创新上,谢岩一直都在尝试不同的题材。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:我始终觉得传统评书是一种形式,但我们不要被内容束缚住。谈及老一辈说书人的创作,他说:甭管是不是经典的作品,其实评书作品一直都在创新。袁阔成老先生当年的说新唱新,不就是评书内容的创新吗?

评书势微有多重因素,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当代生活中娱乐方式的增多。谢岩接受采访时说:当年媒介单一,娱乐方式少。我小时候电视就四个频道,现在不可能有当年那种评书火爆的效果了。因为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老先生的作品确实经典,但也和传播有关。如今有很多好的说书人,作品因为没有得到传播,所以没有那么大的名气。

评书在上世纪90年代末是最危急的时刻,电视节目基本没了,广播也不一定有。这导致年轻人没接触碰过评书,年轻人能接触评书,才能喜欢上评书。在谢岩看来,评书想要发展下去,需要迎合年轻人的口味,我是80后,你是90后,都看动漫吧?我就像用评书的技巧说动漫,比如我从小最爱看的《龙珠》,我当时在微博上说过想改《龙珠》这事儿,有很多人都在关注,还掀起了一个讨论。后来因为忙其他事就没录《龙珠》,当时有一朋友说想录《海贼王》,就先录的这个。

与动漫相比,

评书给人更多想象

《火影忍者》是去年录的,有质疑声也很正常,因为这种混搭非常前卫,而人面对新生事物首先就会质疑。谈及这种由动漫改编的评书,谢岩告诉记者,在评书的二度创作上也很难。他说:其实《火影忍者》动画片也是漫画本身的二度创作,评书也是漫画的二度创作。动漫本身,在时间和空间上有很多跳跃,叙事上是用图像。而评书要用属于它的表演程式,按它的规律,用书道表演出来。说书人要说人情世故,要讲合理,叙事上也要严谨。这就是评书改编动漫时,二度创作的难度。不过,听评书会带来更多的想象,这是它的优点。

除了《火影忍者》《海贼王》和《龙珠》这种动漫可能成为新时代评书的题材,谢岩接受采访时还说考虑过其他题材。他说:不只是动漫,我们还有创意评书《魔兽世界之冰封王座》,现在年轻人玩过游戏的,和没玩过游戏的都会感兴趣。给老年人听过,他们听起来也觉得很有意思。还有其他题材《哈利波特》和《指环王》等。谢岩最后还认为这些新作品即使会被质疑,但还是会慢慢被接受。他说:可能一些年以后,就会有些人认为这些评书很有意思了。

创作评书作品,

版权问题难解决

营口评书演员金玉在网上录了很多评书作品。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,其实评书创作的最主要困难就是版权问题,作为一个评书演员,我认为最大的困难就是脚本的版权问题。我的作品给电台也好,给网上也好,赚钱不多,这就更买不起其他作品的版权了。

金玉回忆起过去说:袁阔成老先生的编导李程,也70多岁了。当初一起录了《八月桂花遍地开》《永乐大帝》等,都是因为李程才没花钱,当时的作品电台也播,但也没有挣多少钱。比如,原创作品《狼烟北平》我就想录,但是作者一直没回音。我去年400讲,都是过去的老书,不存在版权问题。作品拿不到也没有办法。

谈及王玥波的火影评书,金玉说:其实无事不可说书,吸引不了年轻人才会走向灭亡。其实像袁阔成老先生他们也都在创新。没有人的评书能和祖师爷说的评书一样。即使同样一部书,每个人的风格也都不一样,都有新的东西。

■专家说法

曲艺家郝赫:

说新题材不是欺祖

曲艺家郝赫也对于王玥波的创新比较认可。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:选择说动漫题材这种现象应该承认,既然能存在就有它的合理性。因为群众欢迎才会有市场,不能轻易分出对错。

面对这种新题材评书,郝赫说:借用一句话说就是,评书应该救青年,而不是青年应该救评书。这个理论是对的,因为有市场,群众欢迎,评书才能发展下去,没有市场,跟不上时代,青年不喜欢,为什么要让青年救评书?新生事物出来后,不要马上说不行,不行的事物会自己消亡。

《火影忍者》是当下青年喜欢的动漫,郝赫认为,王玥波是采用了一种老书新说的方式演绎,采用老书新说的办法和新时代挂钩,让观众听了也有亲切感,也易于理解。

在吸引青年消费者的办法上,除了演员们运用老书新说的办法,郝赫同样肯定了要选择一些今日观众喜欢的作品的观点,评书演员面对今日观众要扩展书目,可以说些网络小说或者动漫题材,我认为说网络小说是一种进步。郝赫还认为不能走保守的路线,他说:如果有人说这是欺祖,那么评书就不会发展,只能做到保守的继承。评书演员说一些网络小说,可以让网络小说变得更加立体,这也是新的探索。

面对青年观众,郝赫还认为需要青年演员。他说:沈阳的市场应该有一家专门说书的茶社书场,不能一家没有。像二人转为什么火,因为他们舞台多,这样青年演员锻炼的机会也多。有说书的场地,才能锻炼青年演员,青年演员和青年观众的语言和思维才会有相同的地方。

新澳门葡萄京8814 ,华商晨报华商响网记者杨超

本报征集说说那些年,你与评书的故事

我和老伙伴

还想去茶馆听评书

本报讯连日来,本报征集说说那些年,你与评书的故事活动得到了众多读者的响应。昨日,60岁的刘先生打电话给记者讲述了他跟评书的不解之缘。

我想问下,什么时候茶社才能重新开啊?我很想约上老友再到茶社去听听评书啊,那里有太多美好的回忆了。刘先生说自己从小就喜欢听评书,第一次去茶社是跟父母,那时候的他只有十几岁。从那时起,我就喜欢上了评书。只要一有机会,就吵着让父母带我去,每次去都特别兴奋。后来有时间了,经常去茶馆听评书。记得80年代时,在老北市有家茶馆,每听一次评书要两三块钱,一次能听40分钟到1小时。茶水都是免费的,要是吃点瓜子什么的再另外付钱。我最后一次听评书,也就是在80年代,那是在太原街上的一个茶馆,后来变了一个歌厅。现在我的年龄也大了,我还是盼着沈阳能有一家茶馆,不在乎设在哪里,只要交通便利我一定都会去。我身边有太多喜欢听评书又不知道去哪听的老伙伴了,真希望能重新坐进茶馆,和朋友聚一聚。

评书大师袁阔成病逝,让人们又回忆起那些与评书大师声音相伴的日子。现在,我们想请读者朋友来跟我们说说那些年,你与评书的故事。或者,如果你对评书的未来发展有哪些看法也可以告诉我们。你接下来可能有机会与评书大师们面对面交流。

相关文章

Comment ()
评论是一种美德,说点什么吧,否则我会恨你的。。。